刷臉支付國家隊入場!銀聯攜AI四小龍突圍阿裏騰訊
發布時間:2019-10-29

image.png

刷臉支付賽道,微信與支付寶大戰正酣,又迎來一位「國家隊」選手——中國銀聯。

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,中国银联携手 60 多家银行机构与产业伙伴联合发布智能支付产品「刷脸付」,用户在支付时无需拿出手机、银行卡等介质,只需要完成「刷脸」并输入支付口令,即可完成付款。

相比微信支付寶的刷臉支付,它的交易環節多了一步「支付口令」,采用安全性更穩妥的雙重驗證,但也一定程度犧牲了用戶體驗。銀聯這一舉動又將對刷臉支付的方式産生怎麽的影響?

作爲國家隊代表的銀聯入局刷臉支付,代表監管機構對于新型支付方式的認可,有望推動刷臉支付行業標准建立。這一舉動背後,更是整個金融體系的智能化升級。


另一方面,作为手握 80 亿张、全球最大的银行卡发卡组织,它的入局无疑为行业投下一颗炸弹,以银联为代表众银行参与的新一轮刷脸支付争夺战或将开启,行业格局或将改写。

image.png

銀聯推「刷臉付」産品的背後,是中國人民銀行(以下簡稱「央行」)對刷臉支付新型技術的認可和試水。

2018 年 10 月,央行开始着手去做刷脸支付的相关标准。到去年年底,银联便正式宣布,用户在云闪付 APP 上注册并开通刷脸支付服务后,即可在北京、上海多家商超体验刷脸支付服务。

今年 4 月份,央行刷脸支付标准试行稿敲定,并由银联牵头做线下试点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央行制定了「三步走」規劃,第一期試點城市爲甯波和長沙,第二期將試點擴展至各個城市,第三期將在全國進行推廣。按照計劃,今年年底第二批試點建設會完成。

今年 6 月份前后,人行宁波市中心支行率先开启试点工作,组织银联宁波分公司、宁波银行、宁波银联商务等 14 家机构落地刷脸支付。


而今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,银联联合商业银行等 60 余家机构发布「刷脸付」产品。据机器之心了解,刷脸付包含一系列产品,比如刷脸 POS 机、支付平板、刷脸售货机等。

image.png

在使用上,用户需要在手机银行或云闪付 APP 上注册开通并绑定银行卡,在商超、餐饮、自助售货机等场景的刷脸付设备前,无需拿出手机或银行卡,通过「刷脸+支付口令」双重安全验证,实现付款。

相比微信支付寶,銀聯刷臉付增加了密碼鍵盤的支付口令驗證,在安全上表現的更爲嚴謹,但在用戶體驗和便捷性上則稍弱于兩家。銀聯的這一雙重驗證方式,又是否會對行業刷臉支付的交易方式産生影響?

目前,銀聯刷臉付已率先落地甯波、杭州、廣州、嘉興(烏鎮)、長沙、武漢、合肥等地。

据银联介绍,银联刷脸付是按照金融行业标准打造,采集人脸特征前,100% 获得用户授权;支付时,采用活体检测技术,用户人脸识别+自定义支付口令完成交易,并设立风险赔付机制进行兜底;此外人脸信息与个人身份信息分散存储,严格控制访问权限,保证信息安全。

與微信、支付寶「刷臉即會員」的構想類似,銀聯提出,刷臉機在基礎的收銀功能外,還可以作爲金融門戶、流量入口、會員管家、廣告媒介。

目前銀聯的刷臉機仍處于試點節點,真正的商業化或許還要到明年。


image.png

在推行刷臉支付時,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可以說自成體系綁定核心技術提供方(比如支付寶與奧比中光,微信支付與華捷艾米),依托既有的生態夥伴(ISV 服务商),構建起刷臉支付應用的閉環。

而伴随着银联「刷脸机」亮相的合作夥伴可谓阵容强大,涉及主要商业银行、技术提供方(京东数科、奥比中光、百度、云从、依图、商汤、旷视)、设备生产商(联迪、福建升腾)等 60 余家机构。

銀聯所構建的已經遠非一個應用的閉環,而是一個産業生態,在刷臉付産品的背後,更是行業標准的制定與金融體系的升級。


雲從科技金融部副總監夏祥紅稱,與微信支付寶的自成體系不同,銀聯所代表的是金融體系的産業化升級,在人民銀行基礎標准之上,會涉及到各方從前端到後端的軟硬件系統改造,這不是一兩家企業能夠推動起來的,而是一個産業化的改造。

image.png

刷臉支付設備的兩項關鍵技術是人臉識別與攝像頭模組,它們也是設備安全性的核心所在。據機器之心了解,银联刷脸机背后的人脸识别技术多来自于云从科技,而 3D 摄像头模组多来自奥比中光。

夏祥红称,云从是央行刷脸支付标准制订的一个重要参与方,也是银联刷脸付设备后端的人脸识别算法的主要提供方。而在前端,云从也提供用于活体检测的 2D/3D 模组。

目前在摄像头方案上,支付宝与微信均采用 3D 结构光,其安全性也相对更高。为何云从还会使用 2D 结构光模组?

夏祥红表示,大家总觉得 3D(三维建模)效果就好,这是误识。通过产品实际测试,云从的 2D 产品也通过了银行卡检测中心(BCTC)的人脸识别技术检测认证,并且实际效果媲美 3D 产品。

他解释道,「刷脸设备的安全性是由硬件(摄像头模组)和软件(人脸识别算法)两方面决定的,云从的核心优势是算法,通过软件优化也可以使 2D 摄像头达到不错的效果」。而 2D 方案也意味着更低的成本。

奥比中光也称,本次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中,银联展出的 3D 刷脸 POS 机、3D 支付平板、3D 刷脸售货机等「刷脸付」产品大都搭载奥比中光的 3D 视觉模组。

就在本月初,奥比中光也与银联共建 3D 视觉联合实验室,加速刷脸支付应用场景落地。

依圖科技也表示稱,全程參與「刷臉付」安全體系建設和方案制定,基于該方案的第一款PAD終端高標准過檢。目前,依圖已和中國銀聯、商業銀行及收單機構等攜手在杭州、甯波等地同步推出“刷臉付”産品和服務。

機器之心還了解到,銀聯也自建一個技術團隊,研發刷臉支付各個環節的技術,這又是否會對産業夥伴的合作産生沖突?


夏祥紅稱,「不會産生沖突,而是定位與分工更加清晰。簡單來講,雲從的優勢在于技術,而銀聯的強項在于業務,我們提供給他們的是一個計算模塊,至于怎麽去用,銀聯在業務上經驗會更加豐富。」

image.png


銀聯入局的當下,刷臉支付賽道,支付寶與微信激戰正酣。

2018 年 12 月,支付宝推出首个刷脸支付设备「蜻蜓」。三个月后微信对标「蜻蜓」推出刷脸支付机「青蛙」。随后两大巨头便掀起刷脸支付的补贴竞赛。

今年 4 月,支付宝宣称,未来 3 年将投入 30 亿补贴刷脸支付。微信也不甘示弱,据网付渠道商透露,只要商家笔单能达到微信要求便可免费铺设。

今年 9 月竞争进一步升级,支付宝宣布,将 30 亿市场补贴改为「补贴无上限」。

據機器之心了解,在兩家的補貼之下,支付宝「蜻蜓」与微信「青蛙」设备的出货量已接近 10 万台。

更爲重要的是,圍繞兩大刷臉支付方案的設備出貨量在迅猛增長。据产业人士透露,支付宝的刷脸支付方案(摄像头模组)出货量已近百万套,微信的刷脸方案出货量也有近 20 万套。刷臉支付的市場份額正在被兩家瓜分。

而銀聯「刷臉付」在此時落地,對行業頗具影響力。

一方面刷臉支付標准有望快速建立。刷臉支付市場目前還處于「野蠻生長」階段,沒有明確的規範進行監管。而銀聯的試點一方面代表了國家對刷臉支付的認可,另一方面「刷臉+支付口令」雙重驗證的方式,也代表監管側對刷臉支付驗證方式的進一步探索。

這些試點將對行業標准的制定産生重要作用,並反過來規範行業當下的支付方式。

另一方面,以銀聯爲代表、衆銀行參與的新一輪刷臉支付大戰或將開啓。移動支付時代,「姗姗來遲」的銀聯無疑錯過最好的時機,給了支付寶與微信支付攻城拔地的時間。

但银联显然不愿错过移动支付入口,2017 年 12 月推出云闪付 APP,并在近两年间拿下 2 亿用户,发展也较为迅猛。尽管相比微信支付与支付宝近十亿级的用户体量,云闪付入口优势不足,但其线下业务能力与推广能力较强,仍是刷脸支付市场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。

比如銀聯與銀行手中都握有一定體量的商戶,在交通與民生領域,銀聯更是大力度推廣。在刷臉支付上,這些領域都會是銀聯重要的落地場景。


    银联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,一场围绕刷脸支付的三极之战即将上演。

 寓揚 機器之能